遥阙

坑死了在耽美里

想要一个庭院,开满绿梅。

卟铃卟铃的光明:

颜色感动

---无边界---:

约翰·辛格尓·萨金特(JohnSingerSargent, 1856--- 1925)(1)

 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活跃在欧美的世界最优秀的肖像画大师。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创作了大约900幅油画和2000多幅水彩画,以及无数的草图和木炭画。


萨金特画的技巧吸收了当时印象派的“印象化”,即不再拘泥于细致完整的形体刻划。这样,他的笔触就“放松”多了,这种放松的笔触给人非常活泼灵动潇洒的感觉。同时,他又不象印象派那样走得太远:如让形体的边线完全松弛,甚至被光分解,化解。这些特点,使得他的画很“讨好”,人都爱看。他在欧洲和美国都出过风头,但在当时,就已经有人认为他的艺术很“表面”。在他过世之后,“表面”成为对他艺术的定论。然而,现在又另有说法,觉得,他的“表面”正是那个时代的特点,他的作品正可以给一个华而不实的时代做注脚。在这个意义上,他的艺术成了另一种深刻。
萨金特对绘画的理念是无论任何情况下,最好多利用大刷子挥扫较长的笔触,先不要顾及小面积和小点;专心面对眼前的画板,按照自己所选择的颜色,才能最接近自然的真实。

萨金特画的人物从来都保持了形象的准确和完整,而且他画的肖像还有象照相机抢镜头的那种偶然和瞬间的感觉


萨金特以名医著称的父亲因无力改变母亲和弟弟妹妹们的身体多病的事实, 而不断的寻找着温暖的生活环境, 游走迁徙在欧洲各地, 因此萨金特的青少年时期几乎是在颠沛流离中度过的.这给他带来了体味欧洲各地风土人情与文化的机会,他曾为那山那水、那石那树以及不同文化底蕴侵炙下人们张张真实的脸所感动,但意大利所存有的那份如母亲般的特殊情怀却伴随了他一生.

他用他那赋有魔术师手杖般的画笔赞美着意大利人民、土地和文化,并将此永久地保存在他的绘画中

跑步的菜包:

一只胖嘟嘟的小松鼠,运坚果回家准备去过冬。哈哈,除了坚果和挂绳,其它都是蛋糕,花是奶油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