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霜

坑死了在耽美里

【SK】狸和狐的恩爱日常(O酱本命年生贺)

臆症:

在遥远的北国,遥远的山林深处,住着一群小动物。有看起来凶狠其实很和善的灰狼,有看起来蠢笨却喜好躲在树后窥探的棕熊,还有只总欺负狸猫小伙伴的二宫狐,一只总被狐狸小伙伴欺负的大野狸。


 


眼看着严冬渐渐来临,狐和狸开始储备粮食。二宫狐在外面溜达了半天什么都没寻到,一回来发现前两天出现了小缺口的包子山彻底没影子了,大野狸还躲躲闪闪的不敢给自己瞧正脸,瞬间明白了事情经过。


“堆在那里的豆沙包消失了......可真是大事件呢,对吧?”二宫狐一屁股坐到大野狸身上,幽幽转头道。


肤色比自己深出不止一个色号的小狸猫缩着脑袋装死,还是不愿抬头,小狐狸见状毫不客气一把揪住大野狸脸上伸缩性很好的皮毛:“不是你啃的?”


被拉长的同伴呜咽了声,默认了。


想到上回对方好不容易挖出根瘦不拉几的黄瓜,正打算一口吃掉时瞧见自己过来立刻撇成两半,还一点不犹豫把长的那段递过来,二宫狐决定这次不再计较。虽然那次趁对方不注意,自己抓走短的那段吞进了肚子就是了。


又隔了几日,刚回来就被大野狸扑了个满怀:“你回来啦!”


从没见过对方如此热情,二宫狐正奇怪,眼角扫到角落里自己昨天找回的饭团山还好好垒在那儿,瞬间又明白了前因后果。


“fu……”轻笑了声,小狐狸拈来个饭团,一掌拍进了泪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小狸猫嘴里,心里窃笑着这家伙算是长了回记性。






自己也很爱睡,可比起大野狸,就是典型小巫见大巫了。即便如此,一旦大野狸想睡,二宫狐还是会心软地有意配合。


而且,大野狸的皮毛那么柔软,窝一起也很舒服。


有天难得的大太阳,见大野狸靠着树干眯得满脸幸福,二宫狐也被吸引得紧挨了过去。一觉醒来撞见对方皱着两道淡淡的八字眉望着自己,惨兮兮的模样:“做噩梦了……”


“是么,”抚了抚后腰贴得太紧被压扁了点的黄毛,小狐狸漫不经心接了句,“梦到什么了?”


大野狸又皱着眉头想了想:“唔……有什么一直在挤我……”


“哦,”捏了两把下巴上的毛,二宫狐若有所思哼了声,指着头顶黄绿叶片掺杂的巨木,“谁让你要靠着睡。”


“树不是在左边,我右边也挤得疼啊。”


大野狸摸着跟自己同色的三角鼻头一脸无辜,二宫狐遮掩一样捂住同样有点酸痛的腰背,不吭声了。


又有天晚上,做狐狸的难得先困了早早钻了被窝,只把半条尾巴露出来。半梦半醒中觉着有点冷,试了试身侧似乎就有个热源,懒得把尾巴缩进去的二宫狸干脆直接靠向了那个热源。


次日一早,在大野狸怀里睁开眼,小狐狸窸窸窣窣探出脑袋,被窝前面地板上零散搁着几张图画纸。扒来仔细一瞧,趁身边的小狸猫还睡得正香,小狐狸咬着唇瓣窃窃笑眯了豆豆眼。


画纸上饭团、黄瓜、栗子……一溜烟扫过去全是对方喜欢的东西,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居然是自己尖尖的黄耳朵呀!


 



总算憋出了生贺…虽然94个看图说话


感谢原画atamoto桑


本子托人买好了下月去取...先晒一下定做的山寨周边鼠标垫



(对不起侵权了…太萌忍不住


评论

热度(148)